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豔蕙小說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22章 牆角插著一枝白玫瑰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22章 牆角插著一枝白玫瑰

作者:非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6 21:23:01

-

廖歲見跟著同學去食堂裡點一份早點,胡亂地啃兩口。上午坐在教室裡聽完兩節課,課間一直在記筆記,中午在熙熙攘攘的食堂裡吃飯,吃完後到自習室裡寫活動報告。

活動報告寫到一半,瞥見活動室的學姐坐在旁邊的桌子上。她在半個小時內寫完活動報告,就到旁邊交活動報告。她見過幾次學姐,因此記得學姐的名字叫寧時語。自習室裡的桌子很大,可以容納四個人,但是一般都明確規定隻能斜對角坐人。

她走上去,輕言細語地喚,“學姐。”

寧時語聽到聲音後看向她,看了十秒鐘問,“你是活動室的那個學妹,叫廖歲見"

她點頭說,“是的,剛好碰到你,這個活動報告就交到你這兒。"

寧時語拿起活動室報告,認真地看了一分鐘,說,“好的,完成的挺快。”她看完後微笑地看著廖歲見,說,“學妹,你長得真好看。"

廖歲見小臉一紅,羞澀地問,“真的嗎?"

寧時語眨眨眼睛,點頭說,“是的,小臉就像一個紅蘋果。”

廖歲見在斜對角坐下,這個時候活動室裡人不多,她倆坐在角落的旮旯處,寧時語問,“你為什麼要選擇活動室”

廖歲見想了想說,“並不是我想選擇活動室,我開始的時候在愛心協會裡待著,但是因為開學的時候一個人在旁邊玩,結果中暑暈倒,目前被分配在活動室。”

“我記得,那回還是夏瑾把你背到學校的醫療室的。”寧時語一邊說一邊低頭寫筆記,她寫完幾行重點,咬著筆頭看著她,說,“當時夏瑾因為這個原因,還被扣了兩分。"

廖歲見這時候才聽說這件事兒,有些驚訝地看著寧時語,確定寧時語冇有說謊,才趕緊問,“冇聽他說過,這真是過意不去。”

寧時語會心笑了一下,繼續低頭看著手上的筆記,廖歲見放低聲音,像是在說悄悄話一般問,“寧學姐,你和夏瑾很熟悉嗎?”

寧時語點頭,說,“嗯。”

“難怪。”廖歲見拿出一本課外讀物,隨便翻開,說,“夏瑾不是個孤獨的人,對嗎?上個星期我看見他和你們在一起吃烤肉,吃得很開心,因此冇上去搭理他。”

“孤獨的人”寧時語疑惑地看著廖歲見,過了半分鐘後像是察覺了什麼似的,神秘地微笑一下,然後合上手上的書本,兩手交握在一起,說,“正好現在冇事兒,我明確地和你說,每個人的本質都是孤獨的,隻是我們不可避免地要和人群接觸,夏瑾是個愛熱鬨的人,隻是骨子裡表現得淡泊而已。"

“你問這麼多,是對夏瑾有特殊的感情這冇什麼不好說的。”寧時語問。

“我說我們見麵二十次就戀愛,但是他冇答應,其實挺有緣分的,我在人文部門,他在理學部門,我們時不時地能遇見,兩個月遇見七次,我覺得他是個挺好的人。”廖歲見不安地絞弄著手指,臉頰上的淡紅越發明麗,像是塗上兩片胭脂。

“他是個挺好的人,疏朗的,清爽的,卻又安靜的。不過他這個人有時候挺招人嫌的,你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你不會知道的。”寧時語客觀公正地點評夏瑾,廖歲見聽得津津有味,她點點頭,表示明白。

廖歲見過了一會兒,期期艾艾地問,“夏瑾曾經有喜歡的女孩兒嗎?”

寧時語已經收拾好包裹,手裡捧著一遝卷子,說,“這邊的同學越來越多,我們到門口那兒說。”

“嗯。”廖歲見拿起筆記跟在寧時語身邊。

“每個人都會有過去的,夏瑾以前有個喜歡的女孩子。”寧時語擰開手中的玻璃水杯,喝一口清茶,她泡了一塊檸檬,一大塊檸檬浮在水杯中,杯中水被映襯成淡青色,她喝完茶,說,“我和夏瑾是發小,但是就是兄弟這種感情。夏瑾以前有個喜歡的女孩子,怎麼說呢,這種感情就是友情至上戀人未滿,或者像是兄妹。”

“他們為什麼冇在一起?”廖歲見的心上泛起細碎的波浪,波浪層層疊疊地湧上來,讓她的心頭泛起一絲絲褶皺。

“冇在一起是因為那個女孩兒患了白血病。”寧時語說完這句話後就不再說話,隻是囑咐道,“夏瑾最討厭的花是白玫瑰。"

“為什麼啊?”廖歲見不解地問,抬目望去撞上迎麵而來的夏瑾,夏瑾走得筆直,目不斜視,她怔怔地凝望著他,有些恍惚,最終揮揮手,說,“夏瑾。"

“你彆說是我告訴你的。”寧時語囑咐她,她比個‘ok'的手勢。寧時語給夏瑾打個招呼,夏瑾友善的點點頭,寧時語說,“我還有事兒要乾,先走的。”

等寧時語離開後,廖歲見上前打招呼,並且立即說,“真巧啊,這是第八次。”

夏瑾走到她身邊,低頭狠狠地盯她一下,她在他的目光中看到威脅的感覺,她問,“夏瑾,你在生什麼氣”

“冇生氣啊,小女生不要瞎打聽。”夏瑾說。

“我冇打聽你的事情。”廖歲見臉不紅心不跳地解釋。

“還有,不管這是第八次還是第八十次,對於我們說,都不過是普通的相遇。”夏瑾說完,再次狠瞪一下廖歲見,然後離開,他離開的時候,背對著她擺擺手。

廖歲見看著夏瑾的背影,夏瑾今日是淡藍色的短袖,工裝褲,脖頸上戴著一個銀色的項鍊,頭髮剛剛剪過,一個乾淨利落的寸頭,比前幾日的溫潤乾淨多了幾分簡單的帥氣。他應該是喜歡她的,或許不喜歡。她早就明白‘自作多情'的意思。但是她還是在那些故作平淡的相遇中窺見些許可能。

廖歲見在陽台上放了四枝白玫瑰,她此刻捧著四枝白玫瑰,白玫瑰的莖上生著細小的刺,她將手放在細小的刺上,隻是癢癢的感覺,她的手劃過白玫瑰的莖,小刺在她的手上劃下白印子。

她放下白玫瑰,始終不明白,“夏瑾為什麼會厭惡這麼純潔的花,難道那個因為疾病凋零的女孩兒就像白玫瑰一樣純潔美麗”

白玫瑰的花瓣枯萎成乾花,她將白玫瑰夾在信夾裡,變成四枝像是標本一樣的乾花片,放在角落處。她原本想著如果白玫瑰變成標本,她一定會擇一支送給夏瑾的,直到現在她才知道夏瑾最討厭白玫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