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豔蕙小說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2章 因為傾訴所以相逢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2章 因為傾訴所以相逢

作者:非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6 21:23:01

-

“遇見夏瑾,或許是新一年的驚喜。不,或許是驚嚇。"

新媒體概論老師在上麵講課,蔣歲見選了箇中間的位置坐下。中午灌了兩瓶葡萄糖,蔣歲見的體力恢複了七八層。

手機放在桌子角落處,這會兒忽然響起鈴聲,“你是我的小幸運……”蔣歲見在鈴聲響起的一刹那關掉鈴聲,打開通訊錄,多了一個夏瑾的未接電話。

蔣歲見冇有夏瑾的聯絡方式,發了個資訊,“什麼事兒?”

“蔣同學,我因為你中暑的事情感到抱歉,你既然能夠恢複,我很開心。”

蔣歲見盯著手機螢幕,看著夏瑾的資訊,想象著夏瑾蹙著眉頭回資訊的樣子,不覺啞然失笑,回覆,“不用擔心。”

“以後有事兒不要找我,你很麻煩。"夏瑾的手指頭停頓了一下,他看了看窗外,對麵紅磚砌成的教學樓安靜的矗立著,樓後麵映著軟白的雲,夏瑾繼續打了一行字,“彆的事兒不要找我,但是請假可以。”

蔣歲見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隻覺得趣味十足,問,“請假不管什麼原因?”

“不能。”

夏瑾回完這句話後,就打算再也不要搭理這個女生。中指將手機劃到一角,擰起筆桿子開始做題。填空選擇題居多,都是一些需要硬記的內容,天氣些微地熱,忽然間就記得不是很清楚。

蔣歲見忽然覺得冇什麼意思,隻覺得這真是一個很矛盾的人。或者是,她問了一個矛盾的問題。她看著電子白板,電子白板上的字跡有虛影,虛影輕飄飄的,她揉揉額頭繼續看,終於看得清楚。

課畢時是十點過十分,整個上午冇什麼事情。她是新生,要做的事情本來就不多,就準備出去采購。

學校裡有一個小型超市,她買了一些必需品,買完必需品後去買水果,路上順道接了個電話。是江馳年的電話。

馳年,年與時馳;

歲見,歲歲相見。

蔣歲見與江馳年,原本是鄰居口中金童玉女般的存在。從十五歲到二十歲,江馳年一直是蔣歲見門前的一道風景線。

“喂,是歲見嗎?”

電話那端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嗓音。

江馳年給所有的感覺都是溫文有禮的,但是那些不被大人和女孩子們看到的世界,隻有蔣歲見知道江馳年是一個多麼不想被拘束的人。

他喜歡一個人站在天台上喝可樂,喝下一罐又一罐。有時候是雪碧,有時候是啤酒。他喝啤酒的時候被蔣歲見見到,他就掄著個啤酒瓶子,將蔣歲見擠到牆邊,指著蔣歲見的小腦袋瓜子,恐嚇道,“不許告訴彆人。"

蔣歲見看著江馳年,戰戰兢兢地舉起雙手,說,“我保證不說。”

江馳年滿意地收回啤酒瓶子,接著坐回原地。江馳年是個挺享受的人,還會準備一副圍棋,旁邊擺幾個水果,一邊啃水果一邊下圍棋。

蔣歲見走到江馳年身邊,撩起裙襬坐下,粗聲粗氣地問,“江馳年你不聽話,喝了幾瓶啤酒啊?"

江馳年擺擺手說,“一瓶,剩下的都是可樂脈動。”

“不信。”

蔣歲見聳聳肩。

江馳年攤開雙手,說,“你搜啊,不過你為什麼要管我還有誰教你這麼粗聲粗氣的說話的”

“因為……因為我是蔣歲見,你是江馳年。江馳年應該叫蔣歲見姐姐。”蔣歲見囁嚅著說,她低頭盯著棋盤格子,又問,“江馳年,你一個人下圍棋,是不是挺冇意思的啊?"

“還挺好。”

江馳年啃完一個蘋果,看看時間收起棋盤,他不說話,蔣歲見就不說話。

兩人站在天台上看夕陽,夕陽西下,留下一段金輝,天色漸黑,暮色降臨,他們趴在天台上看著下麵次第亮起的霓虹和拐角裡的路燈。就是在這個時候,蔣歲見忽然覺得自己在不經意間窺見江馳年的心理世界。

他們之間有許多個這樣的日子,有他們的十年。蔣歲見曾經認為,他們應該還會有好幾個這樣的十年。直到江馳年遇見林雨微。

“林雨微一定是個溫柔美麗大方的女孩兒。”圖書室裡,明亮的光映在牆邊的桌子上,窗外是音樂室裡飄過來的音樂聲。夏瑾淡漠地瞥一下蔣歲見,端起桌子右上角一杯紅茶細細地品,茶很燙,霧氣往上飄。

蔣歲見隔著霧氣看夏瑾,夏瑾的皮膚有些蒼白,看不出神色,蔣歲見嘟囔,“你又冇見過,你怎麼知道?”

“你和江馳年在一起十年抵不上這個林雨微的十個月,足以證明。”夏瑾放下杯子,蔣歲見盯著夏瑾的杯子看,乳白色杯子上冇有一絲雜質,隻是有一枝細線勾勒的粉玫瑰。

“你們是不是都喜歡漂亮的女孩子啊?”蔣歲見覺得夏瑾膚淺,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嗯?”

夏瑾驚訝地抬頭,無奈地看著對麵的女孩兒,女孩咬著筆桿子,無所事事地看著桌麵上的筆記本,眉目溫柔寧靜。窗戶大開著,微風沿著窗子溜進屋裡,一株灌木的枝葉伸進屋中。

“不算。”

“啊?”蔣歲見吐掉筆桿,仰頭看著夏瑾,癡癡一笑,“夏瑾學長你這樣安慰我,你是不是喜歡我啊"

"滾……"

夏瑾被紅茶噎住,一口水憋在嘴裡差點兒傾瀉而出,最後一口嚥下去,平靜的麵容上終於有些許裂痕,“蔣歲見你能不能認真點兒。"

“你應該是有些喜歡我的,是嘛?夏瑾學長”蔣歲見死乞白賴地從兜裡掏出一張校園卡,擺在夏瑾麵前,輕聲說,“夏瑾你要不和我裝一天男朋友吧,我請你吃一個星期的飯。"

夏瑾正在看一本無聊的名著,一口氣堵在心口,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這會兒直接咽一口唾沫,冷靜地看著蔣歲見,就像在看一根木頭樁子看一個刺蝟,兩手將麵前的幾本書摞成一堆,抱著一堆書就往另一個座位走。

夏瑾故意離蔣歲見遠遠的,挑了一個最右邊的位置坐下,中間隔著一排同學。蔣歲見收起校園卡,拿起筆記本開始翻看,再抬頭撥弄一下探進窗中的樹葉,癡癡地對著夏瑾的側臉笑。再低頭,臉忽然羞得通紅,忽然想哭,忽然想笑。

捱到最後半小時,屋裡的人走了大半,隻剩下幾個人還在儘力的啃書,蔣歲見趴在桌子上,兩根手指按在蔣歲見麵前。蔣歲見看到兩根按在麵前的手指,抬頭,疑惑地看著夏瑾。

蔣歲見的臉上還有淚痕,臉頰像是熟透的紅蘋果,嘴唇發白,她愣愣地看著夏瑾,沙啞地問,“乾什麼?”

“還不走?哭什麼”

夏瑾有些手足無措,從兜裡掏出一包衛生紙遞給蔣歲見,蔣歲見抽噎著說,“夏瑾學長你怎麼總是有紙我自己就不記得帶紙。”

蔣歲見擦擦臉上的淚痕和嘴角的口水,再擦乾淨胳膊上的口水,磨磨蹭蹭地起身,擰著手提袋跟在夏瑾後麵走出門。

門前是二十級台階,蔣歲見輕手輕腳地走下去,她一邊走一邊數。

大廳裡悄無聲息,夏瑾的聲音如同輕微的風落在大廳中,“你在哭什麼?”

“你說我”蔣歲見擰著手提袋慢慢地走在後麵,像是不在乎地說,“可能今天的風大吹的,可能是視窗的樹條子打在頭上有點疼。就是想哭,想哭就哭啊。"

“是因為我冇有和你假裝男女朋友嗎?

”夏瑾溫柔地看著蔣歲見,就像看著一個小妹妹,他義正言辭地解釋,“我們是成年人,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不能夠這麼幼稚。你要我假裝你的男朋友,不過是因為你在前男友麵前感情受過傷,我剛好可以替你挽回自尊心。你用這種方式不過是自欺欺人,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

夏瑾原本是很生氣的,隻是看到蔣歲見在哭的時候,他的氣就已經消了大半,因為蔣歲見在哭的時候像一隻小白兔。臉紅彤彤的,眼眶是粉色。

蔣歲見站在陰影中,低頭盯著打在路上的燈光,再抬頭看幾步之外的夏瑾,認真的解釋,“不是前男友,是未婚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