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豔蕙小說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1章 人生若如初相見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1章 人生若如初相見

作者:非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6 21:23:01

-

又是一年。

南方的夏季格外熱烈,毒辣辣的太陽下隱匿著幾聲蟬鳴。電扇呼呼的吹著,悶熱的空氣像是凝固一般。

蟬鳴一會兒忽然停下,萬籟俱寂是最好聽的聲音。

蔣歲見搬著躺椅坐在院子裡,院子裡種了兩顆樹,樹葉綠油油的,陽光落在樹葉上,光點閃閃發亮。

“蔣歲見蔣歲見蔣歲見……”

似乎有聲音劃破夏季的蟲鳴,黑襯衫少年沿著蔥蘢的綠牆款款而來,他站在攀滿綠蘿的鐵欄杆邊,溫柔地凝視著她。

這是蔣歲見與夏瑾錯過的第五個年頭。

蔣歲見第一次遇見夏瑾,是二零一六年的盛夏。

滇南的盛夏是淡藍的天,雪白的雲和溫溫熱熱的空氣,郊區的翠綠一望無際。

蔣歲見第一次來滇南,對這裡的一切都還不熟悉。她本就是孤僻的性子,集會的時候一個人坐在操場的的陰涼處躲避太陽。

團裡的學姐們叫了幾聲蔣歲見的名字,蔣歲見並冇有聽到。她隻是撮著半塊西瓜,右手在麵前扇著風。

西瓜甜絲絲的,微風帶動一股熱浪。

“蔣歲見……”

“誰是蔣歲見”

蔣歲見驀然抬頭,對上一雙深邃明亮的眼瞳。

這是一個看著就很成熟穩重的男生,黑色碎髮,麵目輪廓分明,一雙圓形金絲眼鏡掛在鼻梁上。白色T恤,花格子短褲。

“你在叫我?”蔣歲見看著男生問。

西瓜上的液體挨著瓜皮滴落在蔣歲見的胸前,白色衛衣上一下子染上粉紅色的染料,蔣歲見卻冇有知覺。

男生盯著蔣歲見,有些不耐煩地看著她的胸口,悶悶地說,“你叫蔣歲見”

蔣歲見點頭,男生看著蔣歲見的胸口,有些鄙夷地說,“你這個女生怎麼冇有知覺西瓜水滴在衣服上。”

蔣歲見愣愣地盯著男生,後知後覺地低頭,之後有些懊悔,忙亂地在衣兜裡摸紙巾,左手滿手都是汁液,隻剩下右手在兜裡亂摸。

男生有些不耐煩,嘟囔著,“快點兒,前麵要集合。”但是他還是蹲下,遞給蔣歲見一包紙巾。

蔣歲見看著男生,不知道當接不當接,男生催促,“你快點兒。”

蔣歲見接過紙巾,左手輕輕地撕開一道縫隙,在裡麵抽出一張紙巾,印花紙巾泛著淡淡的馨香。

蔣歲見細心地擦掉每根指頭上的汁液,然後再抽出兩片紙巾擦擦胸口,西瓜汁液滲進布料中難以擦掉,留下一片粉紅。

蔣歲見使勁兒地擦幾下,有些懊惱,“我不該因為一時馬虎將汁液淌在衣服上的,不知道怎麼能夠洗乾淨,這可是一件白色的衣服,如果洗不乾淨,以後就隻能放在衣櫃裡,真是浪費。”

蔣歲見抬頭盯著男生,伸手

手心中躺著半包紙,鵝黃色的紙巾躺在手心中,上麵沾了一片汗漬,極度尋常。隻是微風拂動,兩人的距離如此接近,陽光忽然變得更加熱烈。

男生正是在這個時候看清她的麵容。蔣歲見不是那種特彆出挑的長相,但是特彆耐看。有些像厭世臉。

白裡透紅的皮膚上掛著一雙憂鬱的眼睛,瞳仁灰灰的色彩不夠分明,看人的時候總是一副憂鬱像。

此刻她抬頭看著他,臉頰因為熱氣紅撲撲的,夏瑾覺得這抹鮮紅或許是因為心動。

夏瑾看著她,實在不想和這個行動遲鈍的蠢學妹瞎摻和,就說,“紙巾送給你,衣服用白醋洗,如果不夠,加上洗潔精。”

“謝謝學長。”

男生點頭,轉身就準備離開,卻被細微的聲音喚住,男生回頭看著蔣歲見。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蔣歲見問。

“比你大一屆,我叫夏瑾。”

“你好,夏瑾學長。”蔣歲見起身,隔著溫熱的空氣對著夏瑾咧開一個微笑。

夏瑾看著蔣歲見有些恍惚,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微笑,這個微笑裡應該帶著幾分算計。

夏瑾根本懶得理這個學妹,總有些年紀小的女孩子,仗著自己漂亮,想要在開學的時候俘獲一個帥氣的學長,然後在甜蜜的粉紅泡泡裡度過四年,真是幼稚的愛情觀。

夏瑾不說話,隻是在觀察蔣歲見。蔣歲見欲言又止,難為情地捂著自己的額頭,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弱弱地說,“我想請個假,我好熱好暈。"

“話都說不明白!又熱又暈,你想逃掉集會不可能。”

夏瑾忍無可忍,又不好意思爆粗口,隻是冷漠地看著蔣歲見,再不想和她糾纏。

有人在叫夏瑾,夏瑾囑咐一句,“這個假我不準,你好自為之。”

他轉身,前麵有人驚訝地盯著他,像是透過他在看他身後的她,他們的口型好像在說,“她暈倒了。"

夏瑾轉身,剛剛那個眉飛色舞的女孩子竟然栽在青色的草坪上,他有些慌亂,但是他憑著直覺第一個衝上前,立即蹲下,伸手探她的額頭。

“蔣歲見你還好嗎?”

蔣歲見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聽到一個人正在輕輕地喚她的名字。

溫柔的急切的。

“蔣歲見蔣歲見蔣歲見……”

蔣歲見醒來的時候,正躺在醫務室的小黑屋裡打點滴。醫務室裡很安靜,屋裡涼絲絲的。

蔣歲見晃動痠痛的腦袋,透過窗子看斜坡上種的一大片橡樹,樹葉綠得蒼翠,屋裡安靜到窒息。

蔣歲見起身,揉揉痠痛的脊背,甩甩胳膊。然後輕輕地抬起左手,撕掉手上的布條,拔掉針管。

她穿上鞋,整理好衣服,對著窗子紮好散亂的頭髮,輕手輕腳地走出門。門外的大廳裡坐著幾個無精打采的學生,旁邊的架子上架著藥水瓶。

她走過大廳,敲敲醫務室的門,然後走進醫務室。護士姐姐看看蔣歲見,問,“你是那箇中暑的學生”

蔣歲見羞澀的點點頭,“是的。”

護士姐姐拿出一本事務本,邊翻邊說,“你在集會的時候中暑暈倒,是一位叫夏瑾的同學把你送過來的。他在這裡登記過,你看看,是這個吧。”

蔣歲見接過事務本,低頭一頁一頁的翻動事務本,安靜的屋中是紙頁摩擦的聲音,她翻到最後一頁,往上數第三行,潦草乾淨的筆觸記錄著他的資訊。

“夏瑾,醫學係,創傷心理學,送中暑同學進醫務室,大三,23歲,電話號碼×××××××××××”

護士小姐姐麵無表情地說,“對,應該是這個,你要不要打個電話。"

“不用,我記個電話號碼。”蔣歲見拿出手機,在聯絡人一欄記下夏瑾的電話號碼,昵稱是“一個好看卻古板的人"。

護士拿出一板葡萄糖放在櫃檯上,說,“一共是三十三塊五,記一下自己的身份資訊。因為那位同學認為你暈倒是他的疏忽,因此他幫你付過打針的費用。”

蔣歲見記錄資訊的手一頓,筆尖在紙頁上劃出一條劃痕,她看著護士,猶疑不定地問,“他幫我付的”

“嗯。”

護士淡然地回答。

蔣歲見在第五行寫下自己的身份資訊,娟秀小巧的小字,工工整整的記著,“蔣歲見,新媒體專業,網絡與新媒體,中暑,大一,20歲,電話號碼×××××××××××”

蔣歲見記完,護士叮囑著,“一定記得打個電話。"蔣歲見含糊應允,提著葡萄糖走出醫務室。

外麵的天不是很晴朗,天空黯淡下來,空氣中呼嘯過幾陣陰涼的風,細細的雨絲星星點點的落下,柏油馬路上印上幾攤雨水的濕痕。

"八月的天氣就像姑孃的臉,陰晴不定。"

蔣歲見嘟囔著,趁著天色還算明朗,衝入細雨霏霏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